小伙称想“入赘”被家人锁脖一年半 父母否认

两个人谈恋爱谈了半年多,女方说让男方去做“上门女婿”。周飞只有一个妹妹,跟父母一说,父母不同意,几次折腾之后,父母叫来亲戚把他锁住了。

周飞跟路桥派出所民警说,他在去年不仅脖子被锁,而且还被父母反锁在家里,直到今年才没被反锁在家。10日晚上,他是趁着父母外出散步的机会,打电话叫来去椒江办事的朋友,经过路桥时才向消防官兵求助的。

消防也是费了很大力气,液压破拆工具锯子全部用上,还是打不开这把锁。无奈之下,消防叫来开锁公司。20时30分,路桥通达公司的陈师傅赶来,费尽周折用“磨光机”花了近半个小时终于将这把锁给“磨”断了。

周飞松了一口气。之前锁没被打开时怕让别人看到他被锁的样子,时不时地用红色外套将脖子和上身裹得严严的。

他说,被锁住的时候晚上都睡不着觉,睡睡醒醒,受折磨,现在好了,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后来,周飞被路桥派出所民警带走。昨晚值班的副所长老胡说,派出所跟大溪派出所也联系上了,通知了周飞的父母,将他领了回去。

周飞说,因为锁在家里,有一年没联系女朋友了,听说她去了温州,手机也换了,现在死心了。对于父母的“锁脖”,他也说不会计较,一切都过去了,接下来就是马上找份工作,安安耽耽地过日子。

经办民警谢著立说,昨晚接到路桥派出所电话后,他们就跟周飞父母和所在村领导了解情况,多方反映,周飞十来岁的时候就患有精神病,父亲也带他去过几家医院,但一直都没治好。

父亲说,周飞这几年行为都很反常,经常变卖家里的东西,就在上个礼拜,又拿走了家里7000元钱。

大溪派出所也跟周飞父亲交代了,管好儿子不容易,但要注意方式方法。周飞父亲说,也是没办法,才出此下策。

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:真的是上身厚衣下…34708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